当前位置-新闻中心- 【“一带一路” 央企逐梦】扎尔·索罗:一诺千金

返回首页

最后更新时间 - 责任编辑 - 苏姵莹

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 蒋肖斌

8月23日深夜,CA168次航班缓缓降落在北京首都机场,流失日本的曾伯克父青铜组器回到祖国怀抱。经鉴定,该组8件青铜器为春秋早期曾国高等级贵族墓葬出土文物,被整体认定为一级文物。

曾伯克父青铜组器

9月17日,这组青铜器亮相中国国家博物馆“回归之路—新中国成立70周年流失文物回归成果展”,与其同台的还有来自全国12个省市、18家文博单位的600余件文物。它们都曾漂泊海外,是15万余件回归文物的缩影,讲述着回归的曲折历程。而文物的聚散离合,也折射了国家的治乱兴衰。

故事从《永乐大典》开始

19世纪中叶,列强的坚船利炮震破了清廷天朝上国的迷梦。1860年,英法联军攻陷北京,万园之园付之一炬,珍贵文物被掠西去。此后,礼器、典籍、雕塑、壁画……大量文物由于战争劫掠、文化掠夺、非法贸易而流失异乡。

新中国成立伊始,虽国力维艰、百废待兴,但党和政府已将遏制文物流失、抢救重要国宝摆上重要议程。1950年5月,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公布《禁止珍贵文物图书出口暂行办法》,这是新中国第一部文物保护法令。严格的文物出口限制,行之有效的文物进出境审查机制,迅速扭转了鸦片战争以来文物大量流失的局面。

1900年八国联军侵华期间,德国士兵曾从北京翰林院抢走3册《永乐大典》,后收藏在德国莱比锡大学图书馆。1955年12月11日,前民主德国总理格罗提渥向中国返还了这3册《永乐大典》和10面义和团旗帜。

当时,周恩来总理在首都体育馆代表中国政府和人民接收了这批文物,并在答辞中说:“中国人民十分珍重自己祖先光荣斗争的历史和文物。因此,我们以崇敬的心情来接受这个伟大友谊的礼物……中国人民坚决相信,这些所谓战利品和那部分领土,总有一天要归还给自己祖国的。”

此前,在1951年、1954年和1958年,前苏联分别向我国返还了前苏联国立列宁图书馆、列宁格勒大学等机构收藏的64册《永乐大典》。外国政府向新中国返还的这两批流失文物,开启了中国流失文物回归历程的新篇章。

民国以来,由于连年战乱,大量珍贵文物流至香港。新中国成立后,时任文化部文物局局长的郑振铎成立“香港秘密收购文物小组”,专门在香港从事珍贵文物抢救工作,其中就包括稀世珍品王献之《中秋帖》和王珣《伯远帖》。

《中秋帖》《伯远帖》和现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的《快雪时晴帖》,被乾隆称为“三希”。清末,中秋、伯远二帖被溥仪带出紫禁城,几易其手,辗转至港。1951年10月,郑振铎得悉“二希”正询价出售的消息后,立即启动文物抢救工作,最终成功购回,拨交故宫博物院收藏,结束了两件国宝长达数十年的颠沛流离。

唐代《五牛图》

此后几年间,“文物小组”有计划地征集了唐韩滉《五牛图》、五代董源《潇湘图》、五代顾闳中《韩熙载夜宴图》(宋摹本)、宋徽宗赵佶《祥龙石图》等重要文物。

中外藏家捐赠文物

在文物回归之路上,不能忘记一些收藏家的名字,以一己之力挽救了大量中国文物。

杨铨(1898~1967)年少时移居香港,痛心于祖国文物因盗卖而散失的状况,立志要穷毕生之力收藏保护中华文物。1946年,杨铨向郭沫若表示,要把个人所藏文物无条件捐献给“可信任政府”。新中国成立后,1959年至1964年间,他将其珍藏的5000余件文物捐赠给广州市政府,这是新中国成立初期我国政府接受的最大规模的文物捐赠。这批文物包括陶瓷、铜器、玉石器、漆木竹器、文具等,涵盖新石器时代至近现代,大部分划拨广东民间工艺博物馆收藏,奠定了该馆馆藏的基础。

侯宝璋(1893~1967)是蜚声海内外的病理学专家,新中国成立后受周恩来总理之邀,举家归国,曾任中国医科大学副校长。在医学研究之余,侯宝璋也是一位文物收藏家和鉴赏家。在港期间,他倾力收购流失文物,回国时悉数携归。1963年至1972年间,侯宝璋及其家属先后数次将家藏的2000余件文物无偿捐献故宫博物院。

庄万里(1899-1965)是侨居菲律宾的中国著名企业家、收藏家,苦心孤诣搜求失散海外的中国书画。他早年曾言:“吾将尽量搜求近几百年来失散于异域之我国文化古物,藉以保存国宝,一俟将来运回祖国,或择地设馆庋藏,以供同好研究,或交请中央政府,以尽献曝之诚。”在庄万里逝世后,其儿女秉承父亲遗志,将庄万里珍藏的232件书画作品捐赠给上海博物馆。此后,庄氏家族又将购于香港的宋代《秋山萧寺图卷》捐赠给上海博物馆。

在抗日战争中就以医术仁心闻名香港的叶义(1919~1984),致力于文物保护和传统艺术研究。1984年,叶义先生阖然辞世,其亲属依其嘱托,将其毕生珍藏的81件犀角文物,无偿捐赠给故宫博物院。

20世纪90年代初,甘肃秦公墓和山西晋侯墓遭到盗掘,大量珍贵文物流失海外。其中有一批青铜器流失至美国,被华裔收藏家范季融、胡盈莹夫妇所收藏。国家文物局获悉相关情况后,通过多方渠道与其接洽,范氏伉俪随即明确表达,愿将收藏的9件秦公晋侯青铜器全部捐赠给中国。

香港著名企业家曹其镛,祖籍浙江省宁波市。他热爱中国艺术文化,尤其钟情于古代漆器的收藏与研究。2012年和2014年,曹其镛与曹罗碧珍夫妇将珍藏的168件(套)中国古代漆器无偿捐赠给浙江省博物馆,该馆由此改善了漆器文物收藏的格局与面貌。

在这些慷慨的捐赠者中,也有外国友人的身影,颐和园文物回归就是其中动人的一笔。1975年,英国安布罗斯·哈丁博士无偿赠还了1860年英法联军劫掠自清漪园(颐和园前身)的清代铜鹤等文物。

颐和园宝云阁铜殿建于乾隆二十年,铜殿梁柱、斗拱、椽瓦、匾联等全部构件采用传统的“拨蜡法”和“掰沙法”工艺铸造。1900年,颐和园被八国联军劫掠,宝云阁铜殿10扇铜窗流失至法国。

1992年前后,美国工商保险公司董事长莫里斯·格林伯格偶然获知了10扇铜窗的下落,以重金于1993年7月购得这批铜窗,无偿赠还中国。1993年12月3日,铜窗复位安装工程在颐和园竣工,铜窗终于得以重归于宝云阁。铜殿巍然,让后人宛然想见当年的万寿风光、清漪秀色。

追索文物法制化、专业化、全球化

改革开放,我国文物事业迅速步入法制化、专业化的快车道,也实现了与全球化、国际化的融合接轨。

1995年3月,伦敦警方截获两批走私文物艺术品,其中包括大量疑似源自中国的文物。国家文物局紧急派员赴英开展文物鉴别认定,确认了其中3400余件为中国流失文物。经过为期一年的艰难谈判,1998年1月,走私嫌疑人终于承认这批文物的所有权归属中国,同意将其归还。同年3月,这批珍贵流失文物终于回到祖国怀抱。

这是目前我国最大规模的流失文物追索,在此过程中建立起来的协商谈判、执法合作、司法诉讼相结合的追索模式,对日后的流失文物追索工作具有重要示范意义。

1994年6月,河北省曲阳县的王处直墓遭盗掘,被盗文物几经转卖,流失海外。2000年2月,我国学者在美国偶然发现,某拍卖行即将拍卖疑似王处直墓被盗浮雕武士石刻。消息传回国内,经河北省文物局研究确认,国家文物局立即启动文物追索工作。2001年3月,在经历一年的审判后,美国纽约州南区地方法院做出返还文物的最终裁决。同年5月26日,这块浮雕武士石刻回归中国。

王处直墓武士浮雕石刻的回归,是我国首次成功叫停国际流失文物商业拍卖,开辟了中美两个大国之间流失文物追索返还合作的先河。而富有传奇性的浮雕武士合璧归来,显示着国际社会对中国流失文物追索工作日益深入的理解与支持。

20世纪初,洛阳龙门石窟遭到严重的破坏与盗凿,无数精美造像流失海外。古阳洞、莲花洞、火顶洞、万佛洞、看经寺等遭到的破坏尤为严重,很多石窟的佛雕长期“身首异处”。其中,看经寺浮雕罗汉像在20世纪30年代被盗后,曾现身欧美拍卖会上,后被捐赠给加拿大国家美术馆收藏。

2001年4月,经过双方友好协商,加拿大国家美术馆将文物无偿返还给中国。这是我国政府首次促成国外重要文物收藏机构退藏并返还流失文物,对解决历史上流失文物追索难题具有开创意义。

1997年12月,我国专家在日本美秀美术馆展览目录中,偶然发现一尊青石圆雕蝉冠菩萨石立像。这尊佛像出土于山东省博兴县龙华寺遗址,是6世纪上半叶南北朝东魏时期的作品,于1994年7月被盗后流失至英国,1995年由美秀美术馆购入收藏。

北朝菩萨立像

日本当时尚未加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关于禁止和防止非法进出口文化财产和非法转让其所有权的方法的公约》等国际公约,难以通过法律渠道开展追索。于是,国家文物局通过谈判协商途径,与日方进行反复磋商。最终,美秀美术馆同意将文物无偿归还中国,而中方则同意美秀美术馆借展文物10年,直至2007年底。2008年1月,流失日本14年之久的北魏朝青石圆雕蝉冠菩萨石立像回归故土,入藏山东省博物馆。这是我国首个对日追索文物的成功案例。

2008年4月,从丹麦哥本哈根回归156件被盗中国文物;2010年~2011年,被盗走私至美国的唐贞顺皇后陵墓石椁和壁画,返还中国,入藏陕西历史博物馆;2014年,流失海外百余年的皿方罍身首合璧,入藏湖南省博物馆;2015年,甘肃大堡子山秦公遗址被盗的52片金饰片退出法国吉美博物馆馆藏,交还中国;2017年,离开家乡20年的邓峪石塔塔身,从我国台湾地区的中山禅寺回到山西;2018年,流失英国的圆明园旧藏青铜虎鎣,由境外买家捐赠给中国国家文物局;2019年4月,满载着意大利返还的796件(套)中国流失文物的客机抵京,历经12年的漫长追索,这批文物艺术品重回祖国怀抱……

商代皿方罍

文物流失,渐成过去时;文物回归,正在进行时。而最后想讲的这个故事,有关一口钟,又要回到那个风雨飘摇的年代。

1884年,为纪念抗击英法联军殉国的直隶提督乐善,铸造了一口“乐威毅公祠”铁钟。1900年,八国联军入侵大沽口,铁钟被英国士兵掠走并运回英国,作为战利品存放于朴茨茅斯市维多利亚公园内,还被列入英国文化遗产目录。2003年夏天,古钟被一名中国留学生偶然发现,天津市政府和海外华人华侨为古钟的回归奔走呼吁。最终,英国议会通过了无偿返还文物的提案,2005年7月,离家百余年的大沽古钟重归故里。

大沽古钟外壁上段铸有“风调雨顺,国泰民安”八个大字——这在积贫积弱的时代是人们对国家太平、人民安乐的祈愿;在今天,成为现实。(文化副刊部编辑)

首页 - http://xilunt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