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闻中心- 日本熊本地震3周年 阿苏地区交通设施待修复

返回首页

最后更新时间 - 责任编辑 - 黄子珊 据金利来集团及多家港媒消息,金利来集团创办人、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八届、九届、十届委员、香港著名企业家曾宪梓博士,因病医治无效,于2019年9月20日在梅州逝世,享年85岁。

据金利来集团及多家港媒消息,金利来集团创办人、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八届、九届、十届委员、香港著名企业家曾宪梓博士,因病医治无效,于2019年9月20日在梅州逝世,享年85岁。

2002年11月,南方都市报记者曾对话曾宪梓。

当时,正值中山大学将迎来78周年校庆。该校校友、香港知名人士曾宪梓先生回校,为其捐资兴建的中山楼落成典礼剪彩。彼时,曾宪梓共为内地公益事业捐资总额已逾4.5亿元,并成为捐助教育事业的海外华侨第一人。

以下为2002年报道节选——

谈捐款原因: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我

我小时候非常穷,穷得你们没法想象。后来新中国成立,我才开始有书读。我念书,靠的是国家一个月3块钱的助学金,一共领了10年。

记者(以下简称“记”):以前就听不少人称呼您是“红色资本家”,听了您在中大的演讲,听了您声情并茂唱《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和《永远跟党走》这两首歌,感觉到您对党的感情真是非常深。

曾宪梓(以下简称“曾”):我小时候非常穷,穷得你们没法想象。冬天冷也没有衣服穿,每天稀饭都吃不到。后来新中国成立,土地改革时我十六七岁,那时候一个搞土改的同志看我在劳动后喜欢看书,就亲自把我送到了学校,对老师说:这个孩子很苦,家里情况也不好,要多关照。我才开始有书读。

记:所以尽管是在香港创业,您对“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始终坚信不疑。

曾: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没有共产党也就没有我,是祖国抚育我成长的。我念书,靠的是国家一个月3块钱的助学金,从17岁到27岁从中大生物系毕业,一共领了10年。

记:您毕业后没多久就去了泰国,这应该是您人生的转折点吧?

曾:离开祖国时心里很乱。那时我29岁,大学毕业不到两年,在广东省农业科学院工作。做决定时我问自己,祖国把你养大,供你读书,你现在只回报了一年半就要离开,你对得住党、对得住祖国吗?

出境时经过罗湖桥,我忍不住回过头来望祖国,那时就下定决心:出国后,一定要努力创造财富,不沾染任何不良习气,然后尽最大的努力来回报祖国,回报党。这个誓言一直鞭策着我。

记:您的发家史现在已经成了一个传奇,6000元创业,自己挑着担子到处推销领带。那时候应该很艰苦吧?

曾:刚到香港时,一家6口人一无所有。我对自己说,一定要放下大学生的架子,只要不偷不抢不拐不骗,不管是做苦工还是帮人家带孩子,什么都可以做。直到现在,我过的还是(上世纪)50年代的生活,平时10块、8块钱就可以打发一餐。来香港39年,我没有去过一次夜总会和舞厅,没有赌过一次,坚决不沾染任何不良嗜好。

谈捐款数目:累积捐款逾四亿五

钱,没有吃时很重要,但在有了之后,怎么去用就更重要。我选择帮助穷苦人,其实也是为了自己。能够回报祖国,我自己心里觉得很享受,很心安理得,这是我人生的乐趣。

记:您的第一笔捐款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曾:奋斗了十几年,终于有了钱,实现诺言的时候到了。1978年,我回家乡梅州,看到破破烂烂的城市和学校,心里很不舒服。1980年,我投资建第一栋学校,随后梅州修路修桥修学校、接自来水管、建老人院,我都尽量出自己的一份力。

不仅自己做,我也发动别人做。现在梅州的大多数学校都是港澳华侨投资修建的,大家都在出力。回报祖国,捐资是最直接、最有效的方式,也是我终生的事业。这么多年来,我一共捐了4.5亿元。这笔钱,对我个人是大数,对国家而言,只是小数。

记:捐这么多钱,您真的觉得无所谓吗?这些钱,够普通人家殷殷实实过几辈子了。

曾:这个问题别人常问我。为什么要把辛辛苦苦赚来的钱给公益事业?用来投资做生意,用钱来生钱岂不是更好?但我认为:钱,没有吃时很重要,但在有了后,怎么去用就更重要。难道去花天酒地吗?我选择帮助穷苦人,其实也是为了自己。能回报祖国,我自己心里觉得很享受,很心安理得,这是我人生的乐趣。

记:您的家人支持您的做法吗?

曾:(笑)当然支持,他们自己也捐。

谈捐款期望:受助学子回报祖国

留学是好事,可以学到先进的科学技术再为国效力。至于为自己、为家庭奋斗,我认为值得肯定。每个人都应该先为自己创造财富,但到了自己过得去后,就该是回报祖国的时候了。

记:在文化、教育、体育等公益事业中,您对教育投入最多。

曾:可能与个人的经历有关吧。现在经常看到学生没钱去上学的报道,看了很痛心,所以我希望自己能帮帮他们。今年正好是“曾宪梓教育基金”建立的第10年,我们会资助1000名内地大学生。明年开始,我们还将在清华、北大等国内35所大学中每校挑选50名贫困学生,一共是1750人,每人资助他们一年3600元的生活费。

捐给教育,我心安理得,只希望受资助的这些大学生将来也尽力回报祖国。

记:但现在很多青年学生,视留洋为奋斗目标,为绿卡,为钱奋斗,却很少会再想到为祖国。如果您资助过的学生也这样,您会觉得痛心吗?

曾:留学是好事,可以学到先进科学技术再为国效力。至于为自己、为家庭奋斗,我认为值得肯定。每个人都应该先为自己创造财富,但到了自己过得去后,就该是回报祖国的时候了。不懂这一点就会变坏。学生是很天真的,因此,念书的时候先要学做人。

拿过我的资助的学生中,当然也有人变坏,我自然很痛心。我曾建议中央拍一套片子,是钱学森等人的故事,他们为了祖国,装疯卖傻都要回来。年轻人应该多学他们。

记:有些人认为留在国外,是因为所学的知识到了中国会因为种种原因而无用武之地,所谓报国无门。

曾:在哪里报国无所谓,只要心向祖国,就是好的。我有个同学学昆虫学,他回国之后因为实验条件限制做不了研究,只好又离开。

我对他说,你可以在国外工作,但你所做的研究成果都应该留给中国,他答应了,也真的这样做,这就很好。现在他退休了,在国外养老。

其实,留在国外也一样能爱国。可以组织华人、华侨、留学生会,把五星红旗在各个地方升起来。但有一点一定要记住,人不能忘本,不能谩骂祖国,不能看不起中国。

谈一生抱负:回报祖国到死方休

人生不过短短几十年,但必须在有生之年,做更多有意义的事。这一点,我一辈子都不会变。

记:您在对中大学生的讲话中,一直在强调“爱国”和“报国”。

曾:过去100多年,中国一直贫穷落后,因为弱,人家一打,香港就割出去了,上海就有了那么多的租界。落后就要挨打,我感受很深。所以,青年学生一定要记住,没有国家的强大,你永远只能是二等公民,甚至是狗!

现在我们与西方发达国家比,的确还有差距。但你要想想人家已经发展了200多年,我们却只有20年,速度之快堪称奇迹。所以,要认识中国,要对中国有信心,要记住“我是中国人,我要奉献”,这是青年学生的责任。

记:普遍来说,现在大学生爱国的热情似乎比不上对财富的热情。不少人在谈到“曾宪梓”时,会敬佩您的创业传奇,也会对您的捐赠行为不以为然,甚至认为“迂腐”或者“过时”。

曾:钱,没有不行,多了怎么用,又是个问题。我在香港的捐赠相对较少,因为香港富人多,而内地更需要。别人不理解我,我也不理解他们,但我很理解自己,我是怎么出生的,怎么发展的。我不是很有钱,但够用了。青年人应该知道,要干大事,先学做人,永远不要只是为了赚钱而奋斗。

记:在您对中大学生的讲话中,您一再提到青年人要有理想,要有梦想,您的梦想是什么呢?

曾:终生回报祖国、到死方休。这是我年轻时的梦想,也是我一生的抱负。人生不过短短几十年,但必须在有生之年,做更多有意义的事。这一点,我一辈子都不会变。

采写:记者 卞晶 通讯员 李汉荣 来源:南方都市报

首页 - http://xilunte.com